群组

道可道
分类:国学
楼主

  继续围绕着鲲鹏的主题展开讨论,有两只小鸟觉得鲲鹏的故事就是在吹牛。庄子通过走多远的路就需要聚集多长时间的粮食的道理,告诉大家,想让大鹏鸟展翅高飞,要积累很长很长时间的能量, 要想让生命得到升华,到达更高远的境界,就要积蓄能量。儒家的说法,就是进德修业。上一讲我们说了,要把妄念都去掉,这一讲,重点要说的就是把“我慢”、“自大”这些影响我们修为的不良习性都去掉。

  蜩与学鸠笑之曰:“我决起而飞,抢榆枋,时则不至,而控于地而已矣;奚以之九万里而南为?”适莽苍者,三餐而返,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之二虫又何知?
  蜩是蝉,学鸠是一种小鸟,榆枋是两种树。
  蝉和小鸟听到这些话,笑说:“我奋力一飞,从榆树飞枋树,有时都飞不到就落到地上了,体力就这么多,九万里那是不可能的事。”
  去郊外,带上三顿饭的干粮,回来肚子还饱饱的。要到一百里外去,要舂一晚上的粮食带着。如果要到千里之外去,那要准备三个月的粮食。这两只小鸟怎么懂得这个境界呢?

小知不及大知,小年不及大年。奚以知其然也?朝菌不知晦朔,蟪蛄不知春秋,此小年也。楚之南有冥灵者,以五百岁为春,五百岁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岁为春,八千岁为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闻,众人匹之,不亦悲乎?
  小智慧比不上大智慧,寿命短的不能匹及寿命长的。晦指的是每个月最后一天,朔指的是每个月的第一天。春秋就是春天和秋天,代指一年的时光。蟪蛄(huì gū)又名“知了”,寒蝉。老的说法,寒蝉春生夏死,夏生秋死,寿命仅一个季节。
  我们人的寿命一般几十年,而朝菌早上生,晚上就死了,所以朝菌根本不知道一个月还有阴晴圆缺这种事;而蟪蛄呢,以为生命只有夏天这种季节。 所以从我们人的角度,我们会嘲笑这些短命的小昆虫,下面语气一转,我们人类度过一个春季,相当于冥灵度过500岁、大椿度过8000岁。 庄子告诉我们,如果我们去嘲笑那些冥灵、大椿、彭祖(传说当时活了800岁还健在长寿),那么我们就跟那些小昆虫一样无知可笑。

汤之问棘也是已:“穷发之北有冥海者,天池也。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曰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
汤是建立商朝的君王,他曾经向棘求教过有关鲲鹏的事情。作为开创六百年商朝的创始人,汤,那是一个伟大的人物,庄子在本章已经是第三次论证鲲鹏这个事情了。连汤王都说有,大家说有没有?据钟永圣先生听周元邠先生说过:“修行的全部秘密就在《庄子·逍遥游》当中,就是气化两个字”。如果我们普通人不去想那些修炼的事情,那么这个鲲鹏的事情,庄子告诉我们人生有这么一个境界,如果你嘲笑这种说法,那么你可能就是下面这只“斥鴳”。

斥鴳笑之曰:“彼且奚适也?我腾跃而上,不过数仞而下,翱翔蓬蒿之间,此亦飞之至也。而彼且奚适也?”此小大之辩也。
  斥鴳这种小鸟,尽力腾跃,也不过能飞几米高,只能在茅草丛中扑腾,它认为飞翔的最高境界就是这样了。从我们现代人的眼光看来,斥鴳很可笑。
  庄子想说什么,我们听懂了吗?他在讲做人不要眼光太短浅,拿小动物来说事,很多人还是不能领悟,于是继续举例:

  故夫知效一官、行比一乡、德合一君、而徵一国者,其自视也亦若此矣。而宋荣子犹然笑之。
  有些人,才识可以当高官、品行可以闻名乡里、德行可以让君王满意、而去管理一个国家的人,就得意忘形觉得自己的境界已经很高了。宋荣子觉得这种境界不值一笑(宋荣子是战国时期名气很大的思想家,庄子拿他做例子)。后面的《德充符》里面讲了申徒嘉和子产的故事,子产当了丞相觉得自己境界很高,看不起申徒嘉这个没名气的瘸子,申徒嘉不亢不卑,跟子产一番论战,把子产批驳得哑口无言。
  即便当了帝王将相,如果就此满足、傲慢自大,看不起地位和财富比自己低的人,那也就跟斥鴳这种小鸟没什么两样了。读到这里,庄子给我们描绘的境界已经浮现得很清楚了:在大道的面前,每个人的人格都是平等的。无论是帝王将相还是贩夫走卒,我们应该珍视自己的精神世界,我们的精气神就是鲲鹏,只有善加呵护,才可以进入生命中的光明大道。
  所以下面这句话就是阶段性的总结:
且举世而誉之而不加劝,举世而非之而不加沮,定乎内外之分,辩乎荣辱之境,斯已矣。
  全世界都赞扬,他也更加不得意;全世界都责怪他,他也不多一点沮丧。外面世界的变化不会影响到内心精神世界;对于荣辱的分辨,自己心里自有判断,什么是荣誉、什么是耻辱,心里清清楚楚,不会被别人的态度而左右。
  这句话,人生阅历越丰富,江湖经验越多,就越是能品味出里面沉甸甸的含金量。尤其在惨烈的官场博弈、商战厮杀之中,你如何保全自己?现在都说剩者为王,无论在任何形式的生存竞争中能够存活下来的,那就是经过优胜劣汰之后的王者。大部分人经历世事沧桑之后,大都伤痕累累、体无完肤,只有少数懂得生命大道的人,可以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马云、马化腾、比尔盖兹这样的大富人,他们怎么就在商战搏杀中成为剩下的王者呢?毛泽东、朱德、周恩来怎么就在枪林弹雨中毫发无损,还缔造了新中国呢? 也许是因为他们在很年轻的时候就领悟到了这种境界。
  什么境界?精气神不为外界所动,才有足够的能量去达到的境界。一旦沾染上了贪嗔痴慢疑,那就歇菜了,人生的翅膀就断了,即便当了皇帝也会像隋炀帝楚霸王宋徽宗那样,即便原来是大鹏老鹰,也退化沦落成蜩、蝉、斥鴳。

返回 《心花怒放之庄子》目录


回复
物联网达人
发表于:08月28日 12:01
沙发

看得我想睡觉,频率对不上,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