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组

物联网基地
分类:编程/研发
楼主

来源: 新金融

把“无人经济”玩得出神入化的,阿里巴巴算是一个。

从无人超市“淘咖啡”的亮相到天猫汽车自动贩卖机概念的出炉,阿里巴巴一面做着各种无人零售生意,一面不忘强调“阿里巴巴不冲击任何行业,但必须分享自己的探索和思考”。

而这份探索和思考,显然又不仅仅局限于无人经济。相较于“有人”“无人”,阿里巴巴始终更在意的是“尝试新物种,重新定义新零售下的零售场景”。

比如,盒马鲜生,就是又一个要发力探索的典型。以北京市场为例,虽然盒马鲜生已经开出了2家门店,但位于十里堡的首店至今依然热度难退。

据新金融观察记者现场体验,周三中午11:00到店,海鲜区已经堆了不少消费者,11:30完成选购并称重打签后,进入领号排队环节,排到的32号意味着要等待60—90分钟才可进入下一步的付费及加工环节,而从付费、加工到取餐,之间仍有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从选购到取餐,用时超过两个小时。

据一位“熟客”向新金融观察记者介绍,这已经算快了:“刚开业的时候,尤其到周末,人满为患,等三个小时都不足为奇。感觉大多数人都是冲着海鲜区来的。”

这正是盒马鲜生的主打特色之一。不同于其他卖场,盒马鲜生主打海鲜产品,并可以直接在店内加工、即食。超过1万平方米的卖场内,有一半面积用于餐饮服务,传统的快消类产品占据的只是非黄金位置。

“盒马鲜生其实是一个‘四不像’的业态,它既不是超市,也不是便利店,同时更不是餐饮店或菜市场。”在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的解读里,对于盒马鲜生最准确的定位是数据和技术驱动的新零售平台。而这个新零售平台,在经过约两年时间的“闷声苦干”后,“商业模式已基本成熟”。

根据华泰证券研报显示,位于上海金桥的盒马鲜生全国第一店,2016年全年营业额约2.5亿元,坪效约5.6万元,远高于同业平均水平(1.5万元)。而侯毅此前也曾公开表示,现有13家门店中有一半已经盈利。

此外,据侯毅透露,盒马鲜生的用户黏性和线上转化效率同样出色:平均店铺线上订单占比超过50%,营业长达半年的店铺则可以达到70%,线上商品转化率高达35%。

或许正是不俗的表现,引来了各方人士的到访。除了自己的“大家长”阿里巴巴集团董事局主席马云,星巴克董事会执行主席霍华德·舒尔茨也成为了盒马鲜生的捧场者。这些无疑更助推了盒马鲜生这个新零售“网红”的人气。

生鲜电商中的“异类”

势头大好,乘胜追击。

从2016年1月的第一家店算起,目前的13家门店里,平均不到一个半月便开出一家。其中,在刚刚过去的7月,盒马鲜生位于北京、上海的3家门店同时正式营业。再算上已在筹备当中、预计于9月开业的贵阳门店、深圳门店,以及今年年底前有望开出的2家位于杭州的门店,毫无疑问,到今年下半年,盒马鲜生已然提速。

侯毅曾直言,随着上海金桥店实现盈利,公司将步入“舍命狂奔”的阶段,未来有望在直辖市、省会城市等一线城市开设2000家直营或合资店。显然,扩张的计划还在继续。

但一个不容忽视的问题是,这毕竟是一个“烧钱”的营生。一方面,盒马鲜生的前期投入成本颇高,单店开店成本在几千万元不等;另一方面,据一位了解盒马鲜生内部运作的人士向新金融观察记者透露:“损耗巨大。”

“外人看到的是多红火、多热闹,但其实包括前期被‘朝阳群众’举报导致延迟开业好几个月,包括现在外界开始注意到的一些什么排队问题、支付问题,很多事都不是外人看到的、想象的这么简单。”在该知情人士看来,站在更长的时间维度和更广的空间维度,盒马鲜生眼下依旧还只能算是在探索阶段,“能不能持续地这么受追捧,尤其在越来越多的同类竞品都进来后,是需要再看一下的。”

对此,中信建投证券也在报告中指出,现在被认为新零售的业态还只是市场和行业巨头探索的一个过程,它可能会失败。对于投资者而言,要充分理解巨头行为背后的逻辑,但不应迷信巨头的选择。

事实上,残酷的竞争已经开始。永辉的超级物种、美团的掌鱼生鲜、百联的RISO、高鑫零售的大润发优鲜……虽然形式上各有差别,但理念上颇为相似。如果再算上早期的生鲜电商玩家,行业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发布的《2016年度中国网络零售市场数据监测报告》,2016年国内生鲜电商整体交易额约913亿元,同比增长80%,预计2017年整体市场规模可达1500亿元。但另据中国农业生鲜电商发展论坛于去年9月发布的数据显示,全国4000多家生鲜电商中,只有1%实现盈利,4%持平,88%亏损,剩下的7%则是巨额亏损。

这意味着,“钱景”虽在前,但能否抵达实则未知。对于新事物,诚然需要勇敢尝试,但同样也需要等待、探索甚至反复试错。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