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记千年调·庶庵小阁名曰卮言,作此词以嘲之(辛弃疾)

标签:明心斋 从来也不骑的毛驴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174

卮酒向人时,和气先倾倒。最要然然可可,万事称好。滑稽坐上,更对鸱夷笑。寒与热,总随人,甘国老。
少年使酒,出口人嫌拗。此个和合道理,近日方晓。学人言语,未曾十分巧。看他门,得人怜,秦吉了。


注释:

【注释】:
①约写于淳熙十二年(1185)前后,稼轩正罢居带湖。蔗庵:郑汝谐,字舜举,号东谷居士,浙江青田人。主抗金,稼轩称他“胸中兵百万”。其时任江西转运使,兼知信州。后为大理寺少卿,曾持公论释陈亮,历官吏部侍郎(见《青田县志·人物志》)。他在信州建宅第取名“蔗庵”,并以此自号。又为其小阁取名“卮言”,稼轩借题发挥,作词以嘲。卮(zhī知)言:没有独立见地、人云亦云的话。语出《庄子·寓言》:“卮言日出。”后人亦借作自己言论或著作的谦词。  借题发挥,绝妙讽刺小品。上片连用四喻,将世俗小人俯仰随人、巧言令色、四方讨好之丑态,讽嘲得淋漓尽致。下片转笔自写,对比反衬,既言自己刚直不阿、不肯随波逐流,更反衬出“耳聪心慧舌端巧”之流的品格卑下。通篇纯用白话口语,辞锋犀利,嬉笑怒骂,皆成文章。
  ②“卮酒”两句:做人应如“卮”,满脸和气,一见权贵就倾倒。卮:古时的的一种酒器。它满酒时就向人倾倒,酒空时则仰起平坐。
  ③“最要”两句:最要紧的须万事惟惟诺诺,连连称“好”。然然:对对。可可:好好。万事称好:用司马徽事,见前《水调歌头》(“君莫赋幽愤”)注⑧。
  ④“滑稽”两句:滑稽、鸱夷,一唱一和,相对而笑,一路货色。滑(gǔ古)稽:古代的一种斟酒器。鸱(chī痴)夷:古代一种皮制的酒袋。按:两种器具不停地倒酒,喻滔滔不绝、花言巧语、取媚权贵的小人。
  ⑤“寒与热”三句:处世应如甘草,无论寒症热病,均可调和迎合。甘国老:指中药甘草,它味甘平,能调和众药,治疗百病,故享有“国老”之美称。
  ⑥“少年”两句:言己少年时说话不顺世俗,惹人生厌。使酒:喝酒任性。拗:别扭,不顺,指不合世俗。
  ⑦“此个”四句:谓此种调和折中的处世之道,刚刚懂得,可惜那一套应酬的语言技巧,尚未学到家。
  ⑧“看他们”三句:谓他们正像秦吉了,所以博得人们的喜爱。怜:爱怜,疼爱。秦吉了:鸟名,一名鹩哥,黑身黄眉,善学人语,尤胜鹦鹉。白居易《新乐府·秦吉了》:“耳聪心慧舌端巧,鸟语人言无不通。”

赏析:

宋孝宗淳熙十二年(1185 ),辛弃疾经历了他人生中的第一次被罢官的痛苦生活,这一年,他被免职后居住在江西上饶,这首词就是作者在这一时期写作的。由于他的好友郑汝谐(字舜举)的居所有一个小阁楼名叫“卮言 ”,由此,作者产生了写这首词的想法。 在词史上 ,这首词无论从内容还是艺术上来看,都是一首不可多得的佳作。在此之前,词这种文学体裁大都不出抒情言志的范围,很少有作者用幽默、讽刺的笔调,来揭露、抨击丑恶的社会现象的。辛弃疾的这首词,用三种盛酒的器具、一种药材与鸟,形象、幽默而又辛辣地揭露、讽刺了当时朝廷中那些随人俯仰、趋炎附势、不以国事为重的官僚们的丑态。在南宋朝廷苟且偷安的气氛下,辛弃疾从自己亲身经历中,深深感受到,在当时的官场与社会上 ,正直与阿谀、真诚与虚伪、有为与无能的斗争中,往往是那些唯上命是从,唯潮流是顺之徒,极尽阿谀逢迎、虚与委蛇之能事,反而攫取得一己之私利,欣然自得,了无愧色;正直、真诚,有为之士,却往往因坚持理想、节操,而受到排挤、打击。因此,他见友人第宅中有阁名“卮言”,便借题发挥,写成这篇绝妙文字。 “卮言”,出自《庄子·寓言 》:“卮言日出,和以天倪 。”卮是古时盛酒的器皿。陆德明释文(引王叔之 ):“卮器满则倾,空则仰,随物而变,非执一守故者也。施之于言,而随人从变,已无常主者也。” 词即借卮这一形象,来比喻那些没有固定信仰和主见,而俯仰随人、应声附和的人。接着以“然然可可,万事称好”补明前面的描写,一个笑容可掬,随着权势者的话语,点头哈腰,连称:“是、是,对、对,好、好”的可笑可憎的形象跃然纸上 。“滑稽坐上,更对鸱夷笑。”“滑稽”和“鸱夷 ”是两种酒器。“滑稽”,为流酒器,能转注吐酒,终日不已。“鸱夷”,一种皮制的酒袋,容量大,可随意伸缩、卷折。它们成天在酒席上忙乎不停,倒完酒又灌满,灌满又倒完,圆转灵活。这使人自然地联想起那些善于应酬,花言巧语之徒 。“滑稽坐上”,即“坐(同座 )上滑稽”,“更对鸱夷笑 ”,一个“笑”字,将物写活了,把那些如“滑稽”一般圆通自如而得意洋洋的小人的丑态,勾画了出来。“寒与热,总随人,甘国老。”仍然是以物喻人。“甘国老”,即中药甘草,其味甘平,能够调和众药,医治寒、热引起的多种疾病,故有“国老”之名。词人正是以此讽刺那些不讲是非原则,专和稀泥,欺世盗名的乡愿。 换头忽插入词人自己,与上阕描述的丑类形成鲜明的对比。“少年使酒”,乃是一种愤激之语,无非是说自己年少气盛,借酒骂驾,不会察言观色,总是直来直去,不懂逢迎拍马,所以不讨人喜欢 。“此个和合道理 ,近日方晓 。”这是词人在说反话,意思说,如今我才懂这个做人要随和合俗的道理,也想来学习这一套了 ,但毕竟又不是此中人 ,故而“未会十分巧 ”,始终学不到家。什么人才学得会呢?只有那些像学舌鸟一样专在附和权要上下功夫的人,才能精通此道呢。“看他们,得人怜,秦吉了!”“秦吉了”,一种能学人言语的鸟,又名鹩哥、八哥。此正是词人用以痛骂鹦鹉学舌小人的又一比喻。 这首词最大的艺术特点,就是选取某些特征相似的事物,来尽情描绘,多方比喻,辛辣讽刺,鞭挞世俗,达到了畅快淋漓的境地。词人于讽刺中又表现自己的节操和态度,故它不仅仅止于讽刺,自己的形象也显露了出来,起到了对比作用。这首词由于比喻生动、贴切,不仅增加了词的含蓄性,给人更多的联想,而且也增强了词的形象性与幽默性,于幽默、嘲讽之中,透露出作者的愤激之情与鄙夷之色。

本文由 从来也不骑的毛驴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19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