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3.4 生命的赞歌:《复卦》(4) 复兴的大境界:舍我其谁?敦厚无敌

标签:周易 深大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193

 六四和六五,讲的都是在一个在复兴的大环境里面的比较高的境界,做人、做事都应该遵循的大原则。

网络上曾经流行一句话,对理解这个境界很有帮助:

   每个人真正强大起来都要度过一段没人帮忙,没人支持的日子。所有事情都是自己一个人撑,所有情绪都是只有自己知道。但只要咬牙撑过去,一切都不一样了。

   六四:中行独复。

   大白话讲就是:在正道上独自前行。这需要一种舍我其谁的大无畏精神。

   周易经常用来暗喻人事,下卦的爻比喻广泛的群众、基层,上卦则比喻政府、领导层。六四刚刚进入领导层,属于领导层的最低的位置,上面还有六五和上六这些大佬们指手画脚,六三和六二又不听它的,所以它很孤独。所以易经就告诉人们,这种情况下怎么办?坚持“中行”吧!只要不违背初心,不违反大道,那就义无反顾的前行,或者回复到自己的初心那里。

《礼记·大学》里面的一句话:“此谓诚於中,形於外,故君子必慎其独也。”讲的就是这个爻的意思。“慎独”是儒家修行的必由之路。

“中行”,指“执中”之行,就是符合不偏不倚的中正之道而进取前行,尚书中记载,舜帝郑重地告诫大禹说,人心是危险难测的,道心是幽微难明的,只有自己一心一意,精诚恳切的秉行中正之道(《书·大禹谟》:“人心惟危,道心惟微,惟精惟一,允执厥中。”)。“独”,从传统文化来理解是“慎独”,即“在独处无人注意时,自己的行为也要谨慎不苟”。

   从卦象来看,六四处于群阴的包围之中,得位,也是上卦唯一与初九这个卦主相应的爻。它的位置决定了要走正道(与初九相应),然而它周围的环境决定了它的孤独。

  其实有点像长征中的红军,国民党几十倍的兵力围追堵截,而这只军队就是孤独的在行走,为了自己的信仰,义无反顾的前行。共产党为什么最终夺取了天下?一大批意志坚定、百折不挠的仁人志士组成的组织,是这个创业团队成功的原因。这也就是“中行独复”告诉我们的道理。


   六五:敦复,无悔。

   行为要敦厚,这样没有后悔。

   现代汉语的敦厚的意思就是憨厚、老实巴交、很宽容顺从的意思。 从卦象来看,上卦是坤,坤是厚德载物,六五是在上卦得中,所以只要顺应潮流就可以了,不能做发号施令的强势领导。即便这样,也是只能“无悔”而已,并没有“吉”、“亨”这种判词。因为六五的位置是君主的位置,但是它自己是阴爻,没有力量,而且整个大环境都是新生的、刚刚萌芽复苏的状态,最有力量的人来自基层群众,六五在这个位置,最应该做的就是顺应潮流,不要乱来。

   六四和六五爻,我们可以看看刘秀的故事:

   王莽篡汉后,天下大乱,势力最大的那支起义军中推出来的首领是刘玄,刘秀还有个哥哥刘縯,作战英勇,很得人心,结果,刘縯被更始帝杀害(更始帝不厚道,违反了“敦厚”的原则)。当时刘秀连给哥哥哭都不可以,怕被人借此灭口,刘秀怕自己遭到不测,赶紧跑到宛城假意请罪。不为哥哥服丧,饮食言笑与平常一样,若无其事。刘玄见刘秀没有反对他的意思,有些惭愧,拜他为破虏大将军,封武信侯。而刘秀每当独居却独自流泪,总是不喝酒、不吃肉,以此寄托哀伤。由于刘秀表现得够敦厚,被刘玄派往河北进行招抚。使得刘秀终于摆脱了刘玄对他的直接控制,开始了自由施展的机会,最终统一了天下。

  刘秀的故事告诉我们,在没有足够的实力的情况下,学会顺应潮流,做一个别人眼中的敦厚老实的人,才是智者的生存之道。同时,刘秀这个故事也是一个“六四:中行独复”的典型案例。

  关羽也有一个敦厚的故事。

  关羽兵临长沙,与黄忠交战,关羽用计将黄忠砍于马下,却将他大义放生。因为关羽的敦厚,所以蜀国得到了一名五虎上将,奠定了三分天下的基业。


   然而,关羽大概是读《春秋》有点书呆子了,敦厚过了头,忠义过了头,这也导致了他后来兵败被杀的命运,这就是上六:迷复,凶、有灾眚。

  我们下次再讲上六为什么凶,关羽为什么“迷复”了。


返回 《小说周易》目录


本文由 深大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06.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2条评论

  • 2017-05-28 21:21:15

    莫名想起之前请友人算的一卦,一伙人嬉笑着请他“算命”,他也便笑盈盈地应承下来,口中提醒:“玩玩而已,不必挂心”。
    这类游戏般的热闹总是能钓到我。我急急抛下两枚硬币,三次过后,听友人阴阳八卦地算,末了,他问一句:“你要算的是什么?”我胡诌:“姻缘吧。”他回四字:“中行独复”。
    又长又逼仄的小路,一个人从这头走到那头,从玫瑰色的黎明走到夜幕四合,等一等,有声,雁过也,无人来,便又从那头回到这头。如此往复,无有尽头。
    “好。惨。啊!”
    “别打我呀,这卦就是这么说的嘛,哎哟。”
    如此过了一年。前几日参加大学室友的婚礼,恍惚若涉水而行,衣衫尽湿而不自知,原来世间真有相知相伴,此类份额大约很少,与会名单里没有我。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