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4.4 《小畜》 美德的养成,财富的积累,都需要有恒心

标签:周易 深大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583

本来讼卦之后是师卦和比卦,纷争不能通过打官司解决时,只好诉诸武力,那就是《师》,这是讲战争的,要有杀气,《比》是讲王图霸业的,让四方诸侯归顺的。不过我现在不想有杀气,也不太有霸气,怕影响解卦的水准,所以先跳过,以后有机会再讲。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

  看卦象,风在天上吹。天那么高,怎么知道风在吹?因为云在动。天上有云在动,但是不下雨,所以卦辞说,密云不雨,云是从西方吹过来的,我很快乐的去西边的郊外自由自在的观光。“自我西郊”还有很多砖家脑洞大开胡乱解释,大概周文王用来比喻某件事情,我们现代人不需要去抠字眼,就好像我们穿越回去,问问周文王“上网”是什么意思?周文王只能傻眼一样。

  大地上万物需要雨的滋润,但是处在《小畜》的环境里面,一点下雨的迹象都没有,只感觉到风在天上吹,想要雨落下来,需要不断的积蓄云层,这一卦就是讲为了达成目标,我们要积蓄力量。

  《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风流行于天上,象征微小的蓄聚。君子因此蓄养文明之德。(懿: 蓄养美德)

  这一卦用来讲蓄养美德还是很形象的,所谓蓄养,就是不以事功为目的,重视过程,而且要有足够的耐心去执行。假如我们教育小孩子培养美德,今天刚刚教育他对老师和小朋友要有礼貌,然后马上要求他每天都带一朵大红花和表扬回来,这就违反了蓄养的精神。

  这一卦的卦主是六四,五阳包一阴,大家都很尊重、响应这个阴爻的意见,但是阴爻力量很弱小,所以最好修养品德,默默积蓄力量。这就是彖辞的意思:《彖》曰,“小畜”,柔得位而上下应之,曰小畜。等到六四的品德和力量积蓄到一定程度,把九五也感化了变成六五,小畜就摇身一变成为《大畜》了。

  如果拿西汉所有的皇帝来横向比较,汉文帝时期就是这个小畜卦,汉代开国,吕太后死后,太尉周勃、丞相陈平等大臣把诸吕一网打尽,迎立代王刘恒入京为帝。当时军政大权由一帮开国功臣把持,而国家经过秦末天下大乱,民生非常凋敝,经济很脆弱。汉文帝就是那个柔弱的“六四”,他是真正做到了“懿文德”,他从代王王邸迁入未央宫之后,宫殿、皇苑等都是使用以前留下来的,从来不嫌简陋。他还常常感叹自己没有功德,继承了祖宗的基业。据说文帝寝官里的帐帷数年不曾更换过,宫中的侍女们见帐帷实在太旧了,就偷偷地换下来,文帝责备说奢华的锦缎会让人忘记简朴的本分,旧了的帐帷拆下就失去了它的用途,还是把它继续挂在原处好,宫女们非常惭愧。在文帝的带领之下,后富上至皇后、下至普通侍女都养成了简朴的习惯。穿一双草鞋上殿办公,龙袍打补丁;当了23年皇帝,没盖过宫殿,没修过园林,没增添车辆仪仗,连狗马都没有增添一只;屡次下诏禁止郡国贡献奇珍异宝;哪怕是为自己预修的陵墓,也要求从简。这并不是国库没钱,恰恰是多得数不清,粮仓的粮食堆到粮仓外,但他却小气得连死都舍不得奢侈一回。

  经过汉文帝的“小畜”,到了景帝,六四阴爻上升一位,爬到六五的位置。才迎来了汉景帝的火天大有。当然也有人说,汉武帝才是火天大有。我想说武帝不是火天大有,因为大有卦的至尊位置六五是阴爻,武帝那太强悍了,不能是阴爻,倒是可以用乾卦的九五来比喻汉武帝:“飞龙在天”,大杀四方,大汉王朝声威远震。

  小畜卦给我们的启示是:上卦是“巽”代表风,现在比喻家庭美德的传承叫“家风”,社会的习气叫“风气”,风是无孔不入的,可以吹拂万物,也就是说的培养美德需要像风一样,从最细微的地方做起,而且要持之以恒,德行要经得起任何人的质疑,因为风在天上吹,有什么不善良的动作,任何人都能看得见。

  

  再说个“君子以懿文德”的故事:道家有个神仙人物列子,他跟老师壶子学了几年,以为学到老师的本事了,去闯荡江湖,结果被一个神巫季咸忽悠得一愣一愣的,回来报告老师。老师让壶子把神巫领来,展示了几次神通,最后把神巫吓得屁滚尿流的逃跑了。列子才知道自己道行太浅,只学到了老师的皮毛。列子就回家修养了很多年,从最细微的家务事都一板一眼的去做,给老婆做饭,当家庭妇男,就连喂猪也像伺候人一样恭恭敬敬的。并且一辈子都这样坚持修道,最后列子也修成了神仙,可以御风而行。


返回《小说周易


本文由 深大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3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2条评论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