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3.1 懂规矩的人,气场可以兵不血刃、勇冠三军

标签:大学之道 老农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236

八佾这一章,几乎通篇在讲“礼”,孔子对《周礼》的热爱是空前的,《周礼》据说是周公制定的,这是周王朝的国家基本宪法,维持了周王朝得以持续800年,《周礼》居功甚伟。对应于现代,其实古代的礼应该是现代社会包括了法律法规与社会道德规范。  孔子说“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这又是为什么呢?其实最终是要人们守住自己的心,进而守住自己的一言一行。


孔子谓季氏:“八佾舞于庭,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
   孔子生活的年代,已经是礼崩乐坏,各国诸侯都不把周天子放在眼里了,按照规矩,天子才能用八佾这种舞蹈。而这个季氏更加狂妄,在庭院,估计是敞开大门显摆,公开表演八佾舞蹈。所以孔子痛心疾首说:“这都能忍,还有什么不能忍?”
  这一句话呢,呼吁人们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如果放任下去,社会越来越没有规矩,祸乱会越来越多的!所以下一句是孔子对鲁国三大家族不受规矩的讥刺。

三家者以《雍》彻,子曰:“‘相维辟公,天子穆穆’,奚取于三家之堂?”
孟孙氏、叔孙氏、季孙氏三家在祭祖完毕时,让乐工唱着《雍》诗来撤掉祭器。孔子说:“‘助祭的是诸侯,天子严肃静穆的在那里主祭。’为什么在你家祭祖的庙堂上却用了唱《雍》诗的仪式?”
 相维辟公,天子穆穆:《诗经·周颂.雍》诗中的两句。相,助。维,语助词,无意义。辟公,指诸侯。穆穆:庄严肃穆。

子曰:“人而不仁,如礼何?人而不仁,如乐何?”
孔子说:“一个人内心没有仁德,礼又有什么用呢?乐又有什么用呢?”
乐在孔子的年代,是人们表达内心情绪的一种音乐形式。在孔子时代,诗与乐都与礼有关,君子把“乐”作为修养品德的技艺。乐是一种有节制的、有分寸的表演艺术,现代的流行音乐其实大部分已经是靡靡之音,已经成了没有节制的发泄工具了,一唱起来就是“我的爱,赤裸裸......”,把年轻人都教坏了。《礼记》:“乐也者,节也。君子无礼不动,无节不作。”。
  这几个家伙表面上不守礼节,其实更深刻的是放纵自己的欲望,没有敬畏的心,对于季氏用八佾这种礼,三家用《雍》这种乐,孔子评论说,这些家伙不仁不义,用了也是白用。在道义的审判台上,这几个家伙已经被判死刑了。
  现代社会商业特别发达,人们的礼仪规范已经和孔子那个年代差异极大。 但我们一样要守商业的道德的规矩,否则你的商业伙伴可能就会评价你“人而不仁”,“是可忍也,孰不可忍也?”。例如,我们看有些招聘节目,招聘总裁助理的,面试者美丽动人,打扮得非常时髦前卫、时尚,学历也好,但后来还是败给了相貌平平的竞争者。因为这个失败者就没有明白在什么场合该穿什么衣服,保持什么礼节。
  如果我们能掌握礼节的分寸,那么文弱书生一样可以把凶猛的老虎制服。历史上蔺相如有一次参加秦王与赵王在渑池的会议。君王之间的交往,每一件都不是小事,可以影响到千万人的利益的。秦国强盛,所以秦王想借这个宴会羞辱赵王,让赵王奏瑟之后,大声宣布记载在史书里面了。蔺相如不亢不卑,“五步之内,相如请得以颈血溅大王矣!”强行让秦王也给赵王击缶。蔺相如有勇气,而且有大智慧,分寸拿捏得刚刚好,帮赵王把面子给扳了回来。这次会议秦国想动粗也找不到理由,没占到便宜,所以回来之后,赵王就给蔺相如升了官,比廉颇职位还高。
  懂规矩的人,气场可以兵不血刃,勇冠三军,像蔺相如一样。而像季氏这些没规矩的乱臣贼子,嚣张一时,终究逃不过灭亡的结局。读论语,要悟透里面的大智慧,我们学《论语》应该从这些角度去学,而不是去抠字眼。  有时候我们不知道对方喜欢什么礼节,那么我们内心时时存着一份敬畏,那就不会错到哪里去,没有这种敬畏之心,你就是才高八斗、勇冠三军,也不过是个君子眼中的“不可忍”的小人而已。


返回 《论语五谷杂粮》 

本文由 老农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6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3条评论

  • 2017-07-11 10:39:59

    蔺相如就是比廉颇的境界高那么一点点,所以后来廉颇要负荆请罪的呢。

  • 2017-07-11 11:09:53

    廉颇境界也不低啊,这两人是将相和,维持了赵国的和平稳定

  • 2017-07-12 11:47:51

    牛人的境界,凡人惊叹不已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