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学4.16 《否卦》人生的困苦难堪,总要一个人默默承受

标签:周易 深大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403

在困苦的逆境里面,人们该如何自处呢?上一节讲,大的原则是“君子以俭德辟难,不可荣以禄”。但逆境很多种,很多时候无处可逃,那我们再从爻辞里面多挖掘一些逆境困境的处事智慧。

否卦的六个爻辞可以这样来解读:下三个阴爻是代表君子的力量弱小,只能屈居低位,备受打压,艰难自保,根本没有力量给别人带去温暖。上三个阳爻代表位高权重的都是只顾自己利益的小人,

 初六:拔茅茹,以其汇,贞吉亨。

参考泰卦初九,也是以拔白茅草比喻,象征很多性质相近的人或事物,根系交缠,拔一根带出一大片。泰卦初九是有利于打仗出征的,否卦里则要固守正道。

   这一爻提示人们,在困厄的环境里面,还是要扎根基层,紧密团结群众。或者把自己深深的藏到地下,像白茅草一样,把自己的根与其他茅草的根紧紧的联系在一起。

   文革时期,一大批高级党政干部和知识份子都被打压到农村基层去了,真正聪明有大智慧的人,坦然面对命运嘲弄,踏踏实实的跟群众打成一片,跟村干部老头老太们交情很深,政敌有什么迫害,都被老百姓保护着了,所以安然无恙的渡过了那段残酷的政治斗争。国共内战时期还不是一样?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再厉害,还是有很多忠贞的共产党人像白茅草一样扎根广大的工农群众中,顽强的积蓄着革命的力量。


 六二:包承。 小人吉,大人否亨。

  象曰:大人否亨,不乱群也。

承:承受、承接,包容承受,在这里可以解释为奉承。小人溜须拍马,阿谀奉承有权势的人,小人因此获得吉祥,在这种天地闭塞的环境,还想像君子一样行事是不行的,君子要包容小人,甚至要学小人,太正直的人会有厄运。

   五朝事六君,冯道就是那个六二。唐末五代时,中国乱了八十多年当中,边疆没有文化的外族多次入主中华。 在五代那样乱的时候,每一个朝代变动,都要请冯道去辅政,他成了官场不倒翁。宋朝之前对他的评价很高。但宋朝之后,欧阳修写历史骂他,说中国读书人的气节都被他丧尽了。他曾事四姓、相六帝,所谓“有奶便是娘”,没有气节!司马光说他无耻之尤,范文澜说他是“奴才之奴才”。冯道写了一本书《荣枯鉴》,余秋雨则批评“人格支出非常彻底,彻底到不像一个人”。所以冯道也是下面的那个六三,死了以后,尤其宋朝之后,承受了太多的羞辱。

  六三:包羞。

  象曰:包羞,位不当也。

  六三阴居阳位,所以位置不当。又离上三阳爻距离最近,下层员工都要辞职、沉默、袖手旁观看热闹,而上层的高管则只顾自己的利益,有时候要使用各种卑鄙手段拉拢位置最高的六三,所以六三极其难堪。君子处在极端困苦难堪的位置,进不得,退不了,只能打落门牙和血吞,默默承受一切外界的羞辱。人生那么漫长,困苦难堪是人生的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坦然一点,一个人默默承受吧。

   曾国藩练湘军刚刚出道时,被太平天国打的满地找牙,曾经几次跳水自杀,估计当时羞辱他的人很多,所以他还是理解冯道的,评价《荣枯鉴》:“道尽小人之秘技,人生之荣枯。它使小人汗颜,君子惊悚,实乃二千年不二之异书也。”

别看汉武帝雄才大略,武功登峰造极后未免过于膨胀,不听下属劝,也是犯了“否”的忌讳的,司马迁当时也没有那么高的政治智慧,看不出这个细微的变化,去给李陵辩护,结果被施了宫刑,遭受那个年代男人的最大羞辱。所以“否”并不一定是在国家极度昏乱的时候才有,一个企业领导人的一念之差,也会瞬间给员工带来否的厄运。

  九四:有命无咎,畴离祉。

  象曰:有命无咎,志行也。

“命”指天命。“畴”指同类。“离”与《离骚》的离同,罹、附的意思。祉,福祉。

   这是说这个人有天命,有福气护身,困境不能奈何他。

   孔子过了知天命的年纪后周游列国,到了宋国,宋国大司马桓魋(主管军事行政的官,这个人面貌姣好,以男色见宠,因此专横跋扈,他深恐孔子会受到宋君重用,使了很多坏招),想杀了孔子,孔子很坦然,说:“天生德于予,桓魋其如予何?” 意思是我有天命护佑,堂堂正正,不干坏事,没有劣迹,桓魋能把我怎么样?

   还有一种解释也有点道理,也许能给处于困境的企业中层带来启示,好像是曾仕强老师的解读:九四是中层干部,“有命无咎”就是上层高管九五有命令你才去行动,“畴”指下级(下坤三爻),畴离祉,指下级依附九四,才能得到福祉。


  九五:休否,大人吉。 其亡其亡,系于苞桑。

  象曰:大人之吉,位正当也。

  一种解释:“其亡!其亡!”快要掉下来啦!快要灭亡啦!“系于苞桑”,好像很重的东西,吊在很细的桑树枝上,风一吹摇摇晃晃的,那根细枝一断便完了。

  还有一种解释,我感觉不太通,有点勉强:把“苞桑”解释为桑树的根本。就是以休止天下否闭为己任;大人到了九五掌权的位置,须戒惧危亡,故特为警示九五要时时存“其亡其亡”的慎惕之心念,才能维持其事业如“系于苞桑”一样坚固...

  这两种解释,怎么样合理,企业或组织的高层可以参照自己的处境,进行对照,那种解释能让你找到共鸣,那么那个解释就是最适合你的。

  困境逆境已经危及到最高统治者的自身利益了,环境虽然还在闭塞不通,但是君子已经开始接近权力中枢,能够有话语权了,也许整个时局的变化,完全在这个九五“大人”的一念之间,一念成佛,所以“大人吉”,一念成魔,所以“其亡其亡”。


  上九:倾否,先否后喜。

  象曰:否终则倾,何可长也。

   闭塞的环境已经发展到了极端,就像一栋楼已经地基腐烂,也许整个困厄的环境被颠覆也就是在下一刻之间。或者在所有利益相关的人的一念之间。

  例如晚清末期,社会已经闭塞窒息到了极点,鲁迅写的《呐喊》自序就非常形象的描述了当时那个年代的民众心态:“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

  然而辛亥革命一声炮响,满清王朝转瞬被倾覆,否卦一旦翻转,上九就摇身一变成了泰卦初九,大家翻回去看前面4.13节《泰卦》讲的初九,是不是也举了辛亥革命的例子?这就是同样一件事,从不同的角度便可以予以不同的解读视角。

  

  对于现代人最大的启示,没有一件事情是坏的,也没有一件事情是好的,就看你以什么心境去观照这件事情。你的心态、你的处理方式,会让事件往好的或坏的方向演化,尤其是对于位高权重的人,他们的一举一动牵系着千万人的福祉,不可不谨慎,不可不敬畏。所以古人云,不学易经,不能当主帅。唐太宗讲“水能载舟,亦能覆舟”,那是处在至尊位置把万民福祉放在心上;毛泽东讲“为人民服务”当人民公仆,也是把人民群众放在高位;那叫“一念成佛”。 王莽死到临头,还高呼“天生德于予,汉兵其如予何!”这是临死也不悔改,一个为了自己私人的政治抱负而至亲都杀害的人,在中国人的道德观念里面就是彻底的魔头。不止是一念成魔了,不知道要成多少辈子的魔。

  我们修养身心,那真是处于卑微时,要想着为与人为善,尽可能的谋求与掌权者沟通,尽绵薄之力。光逃避是没有用的,逃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这就是人生的格局问题,独善其身虽然可以,但格局还是太小,君子应该想到“覆巢之下,焉有完卵?”,要像五代的冯道一样,长袖善舞周旋于各种虎狼之中,尽可能保全中华的文化和人民的生命,即便包羞,也问心无愧;处于位高权重时,更加要眼睛看着下面群众,心里念念不忘为底下民众谋福利。这样命运才会通达,否则就会堕落在“否”的环境里面无法挣扎。我命由我不由天,古圣贤不会乱说话,这也是人活着的意义,没有这种情怀,跟任人宰割的畜生又有什么区别呢?


返回 《小说周易》

本文由 深大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6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1条评论

  • 2017-07-17 10:44:06

    总结一下,就是逃不了的羞辱,命中注定(九三)。逃得了的困厄,命大(九四)。 

    这是否就是所谓宿命论?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