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3.4 要拜哪尊大神

标签:大学之道 老农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651

子曰:“禘(dì)自既灌而往者,吾不欲观之矣。”或问禘之说。子曰:“不知也。知其说者之于天下也,其如示诸斯乎!”指其掌。
【注释】禘:古代只有天子才可以举行的祭祀祖先的非常隆重的典礼。灌:禘礼中第一次献酒。
孔子说:“对于禘礼的仪式,第一次献酒过后,我就不愿意再看了。”
  有人见到鲁国经常实行禘礼,询问孔子有关禘礼的事。禘礼是国家的重要礼乐之一,天子以此追思先贤,振奋国民。周公制定了周礼,鲁国是周公的封国,享有这个待遇,代代相传下来,其实做为诸侯国实行天子的礼乐,本来就是僭越了,而实行过程的懈怠更加不可原谅。但是鲁国毕竟是孔子的祖国,有些批评的话不能对外人讲,所以只回答说:“不知道啊,懂得禘礼的人治理天下,像把天下放在这里一样可以掌握吧!”孔子一边说一边指着自己的手掌。
  有一个著名的成语“了如指掌”就是从这里来的。我们可以从两个方面来理解:
  其一:诚心。他的诚意就不会有丝毫的欠缺,见识自然广博,思想精神收发自如,看天下的道理,宛如就在眼前像看自己的手掌一样啊。由此来说,神灵的道理和人的道理是一样的,祭祀是侍奉神灵,治理天下是针对世人,其原则和道理是完全一样的。
  其二:法律法规制定了,能否执行到位是个疑问,能否适应社会的发展也是个疑问。看到鲁国的禘礼的实施,就知道治理天下也是这样的道理。

祭如在,祭神如神在。子曰:“吾不与祭,如不祭。”
孔子在祭祀祖先时,就好像祖先在眼前接受他的祭拜。祭拜神灵时,也好像神灵就在面前。先生说:“我不亲身去参加祭拜,也好像没有祭拜过一样(即便祭品再丰盛、场面再宏大,也无用)。”
  这还是讲要必恭必敬,用心。 没有这份发自内心的恭敬,花再多的价钱都无用。

王孙贾问曰:“‘与其媚于奥,宁媚于灶’,何谓也?”子曰:“不然,获罪于天,无所祷也。”
媚是亲顺、谄媚、求媚这样的意思。室西南隅为奥,西南角属于比较隐深的地方,那是属于尊者所居的位置。按照地位的尊卑排列,“奥”尊贵高于灶神。
王孙贾是卫国大夫,提出的问题逻辑是,“奥”虽尊贵,不是祭祀的对象,“灶”在“五祀”中,古代祭俗中所祭的五种神祇,如户神、灶神、土神、门神、行神。虽然并不特别尊贵,但却是祭祀的对象;因此俗所认为“媚奥”不如“媚灶”。二者可能有隐射,“奥”指卫灵公,“灶”指南子、弥子瑕等握有实权的小人。
  孔子的回答是:“去巴结得势的小人,而违反了大义,会得罪神灵,再去祈祷补救都没用了。”
  这些一流的政治家说话大概都这样,不够聪明,想破脑袋都不明白自己是怎么死的,怎么获罪于天了。那放到日常人际交往也一样啊,例如你去拜访朋友,聊着聊着,主人忽然端起了茶杯慢慢喝,按照中国人的老规矩,那就是主人希望你自己告辞了,如果你看不懂,可能以后朋友都没得做了。
  我们也可以从修心的角度去解读,管它大神小神,灶神门神,我都保持谦卑的态度,都规规矩矩去尊敬,那就不会获罪于天,这也是易经全书仅仅《谦卦》六爻皆吉的奥秘。
  梁武帝萧衍是中国历史上最尊崇佛教的皇帝。梁武帝问禅宗祖师达摩说:“从我登基以来,修佛寺,抄写经文,供养僧人无数,请问我有什么功德?”达摩祖师回答:“无功无德。”梁武帝很不高兴,赶走达摩。最后梁武帝晚年居然被叛乱的臣子饿死了。从表面来看,梁武帝对于佛教推广功德极高,但人生的结局却是饿死,大概还是动机不纯正,获罪于天了。老天派了一个禅宗祖师爷给他,他没有这个恭敬心受不了这个福,就连佛祖也度化不了他。

  《大学》中说:“所谓诚其意者,毋自欺也...诚於中,形于外”。 想知道孔门的学问,《大学》这篇文章应该倒背如流,它对于论语相当起到了高度的理论概括。
      神灵很多,而现代社会的各种信徒更多,经常能看见儒释道三教信徒吵的不可开交,其实都还没领悟圣人和神仙的真实思想。没有这一份恭恭敬敬的心,拜哪尊大神都没用 。保持一颗恭恭敬敬谦卑的诚心,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到了佛寺就拜佛祖,去了道观就拜太上老君。进了执政的庙堂之上,那就以天下百姓的福利为准,以百姓之心为心,可以神挡杀神、佛当杀佛。


返回《论语五谷杂粮》


本文由 老农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7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1条评论

  • 2017-07-26 18:27:19

    中国人不信神,只拜祖宗。拜神是一种心灵的修炼和洗礼。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