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学转:羽生:对阿含经的理解

标签:佛与禅 玫瑰教父 发表 于:2个月前 浏览量:500
我觉得来自天涯的【国学明道】版块的这个帖子讲的很有意思,转贴过来啦 :
【楼主】羽_生 :

​ 南北传阿含经,是最为接近佛说的文字。

阿含本有「辗转传来」的意思,从佛灭第一年夏王舍城结集,佛弟子的言传身教,录为文本,到今天我们读到的南传与北传阿含经文,近两千五百年。其中曲折,不易完全知晓。然我认定,现存的南北阿含文字已经不能够准确的表述佛说,其中有缺漏、增补、过分的编排与错误。若完全的固守经文来理解佛陀所说,那会是歧途。

然凡人心如此,圣者心如是,佛陀所说古仙人道犹在其中。我们可以从阿含之文字中,依于个己身心,探求那古仙人道。

阿含,是一张残缺的地图,凡人可依此图,探究身心,达于那道路的终点,得以成就。

在接触阿含之前,可以预读些文本:

Ⅰ:台湾庄春江先生《印度佛教思想史要略》

Ⅱ:台湾印顺导师《原始佛教聖典之集成》

Ⅲ:宇井伯涛《关于阿含经成立之考察》

Ⅳ:水野弘元《部派佛教与杂阿含》

南北传阿含经文,我一直学习庄春江先生的译文

http://agama.buddhason.org/SN/index.htm

我得古仙人道,古仙人逕,古仙人道跡;古仙人從此跡去,我今隨去。

感受

我们需要从感受开始来理解佛陀的本意。

乐与苦,是我们体验到的感受。感受有两类,一是我们体验到的身体的感受,二是非身体因素的快乐与痛苦的情绪。身体的感受,有泡澡时身体放松的舒服感觉,也有生病时头疼的感觉,这些感受与身体相关,但始终是心来体验的,可以说,心体验这身体的舒服或者不舒服感觉。心,还体验着,快乐与痛苦的情绪。即便身体是健康的,我们的心,还是会体验着快乐或者痛苦,这是心所体验的非身体因素的快乐或痛苦,下文中的感受多指此种心的感受。

快乐,自然是我所热衷与向往的,那痛苦是我不愿意体验的。然而,那苦的感受,是难以完全的规避。常快乐者,也不免陷于痛苦。苦的感受,如同内心不能止息的涌动的风沙。我们不希望经历,苦的侵袭,不希望陷入苦的情绪中,却又难以做到。在世间,人终不免于苦。

那么,如何不再有苦,不论是身体的痛苦还是心的痛苦的情绪?这个问题的提出,是佛陀修行的开始。

先搁置身苦在一边,我们先研究痛苦的情绪,即心的苦受。

我们所体验的心的苦受,都有起初的激发点,恶意。恶意激发苦受,如愤怒激起,翻腾不平的感觉。在你怀有愤怒的恶意之后,你将会体验那恶意激起的坏的感受。恶意,有愤怒,嫉妒,疑惑,恐惧,等等。不同的恶意,激起不同的坏情绪。愤怒激起愤怒之苦,恐惧激起恐惧之苦,疑惑激起疑惑之苦,你必定曾经体验过,应自己分别。

在这里,我用「激起」来描述恶意对于感受的发起。如你在平静的水面投下一颗石子,会激起波纹向远处散去。当你怀有愤怒的恶意,或许你很快就体验苦受,这苦受在当时平息,又可以在未来继续袭来。这未来可以是当生的未来,也可以是跨越死生的后世的未来。

于是,你可以发现,即便你没有担忧,没有其他恶意时,你也会被忽如其来的忧苦所侵袭,你正在体验历史担忧带来的痛苦。这历史恶意,可以是你在今生曾经的恶意,也可以是你在前世生活中曾经的恶意。

当生当前恶意激发的那个苦受,可以延续到轮回的未来,被你体验,直到完全地被你体验。如同那投入平静湖水的石子激起的波纹,在足够远处衰减至平静。在此后的未来,你不再被那个苦受所侵袭。

如此,你此时体验的苦受,或者是此生先前恶意激发的苦受,或者是过往轮回生活中恶意激发延续到当前的苦受。

①从这里,引发一个方向,既然我们的目标是根绝坏的感受,不再有苦受,或许我们可以这样做到:隔离过往恶意延续而来的苦受,且不能有恶意激发当前的苦受。过去恶意已经发生,我们不能更改,但我们可以建立一种隔离与阻断,避免被过去恶意激发的苦受侵袭;现在与未来我们不再有恶意,不去愤怒,嫉妒,没有恶意就不激发新的苦受。若能做到这两点,我们将不被苦受扰动。

心的苦受之外,我们还体验快乐,非身体因素的快乐,或者说快乐的情绪,即乐受。类比于苦受,乐受是因善意而激发的快乐的感受。善意,是同情,喜爱,自信等意图。心怀善意,激发好的情绪,同样可以延续到未来。所以你可以因为刚才怀有善意而有的此时的好情绪,也可以有,起源于前生历史时间的善意而激发此时的快乐感受。

如此,心怀善意者感受快乐,心怀恶意者体验痛苦。

那么于世人,能否有这样一个未来,我们完全没有恶意,只存在善意,完全地不感受苦受,只感受快乐?

在轮回中,没有这样的未来。世人体验着苦与乐,体验乐者不能免于苦,当你在体验快乐时候你不能隔离苦,终究会陷入苦中。希望以极致饱满的快乐填充自己的生活,而免于苦,这不会成为现实。快乐终究是暂时的。如我们希望完全根绝苦,我们需要做到的是,完全的根绝感受,根绝苦与乐的感受,而不能只是根绝苦受。

联系前文对于根绝苦受的方向①论述,我们需要做到的是,建立一种隔离与阻断,避免体验过去善意与恶意激发的感受;且我们不再有善意与恶意。我们的心去实现这样一个状态:免于感受,不再有意图,如此是修行者的正确方向。

不放逸

在世间轮回的人们,心有两种状态,放逸与不放逸。经由对自己的反思,你可以认知到,你的所有时间在于放逸或不放逸中。

放逸的心是涣散的,迷乱的,不放逸的心是集中的,专注的。你可以反思你自己,现在的心是涣散、迷乱,动荡,还是集中、专注,平静。

这里确实触及到佛法修学的一个难题。对于某些要素,如我们现在讨论的放逸或者不放逸,懂得且讲授这些概念的师者,其实很难保证,听讲的修学者能够准确把握。内心的放逸或不放逸,这内在的状态,毕竟不能用实物模型展示出来。然放逸或者不放逸并非神秘经验,乃是世间人等皆有之内在心的形态。你在认真的,用心的听课,欣赏音乐,或是运动时候,当时已经是不放逸的平静状态。修学者务必自我体会。

愤怒的时刻,心是涣散的,体验过往愤怒带来的苦受时,心也是涣散的。喜爱的时候,心是涣散的,体验过往喜爱带来的快乐时,心也是涣散的。当你的心出于放逸时,你的心会在快乐与痛苦中反复,一时体验乐受,一时体验苦受,也有没有感受的时候。只有放逸时,你会发生善意或者恶意。于是,善意与恶意,快乐与痛苦在不放逸处交汇。

需要指出的是,不放逸时会体验身体的感觉。完整的讲说便是,心在放逸时,你会在身体或者非身体因素的快乐与痛苦中反复,在恶意或善意中反复,或者没有好与坏的体验,没有善意与恶意。

在放逸时,快乐与痛苦是对等的,你无法只选择快乐。以放逸之心体验快乐时,或许下一刻就承受痛苦。放逸时,此刻你怀有喜爱之善意而体验快乐,或许下一刻,你便心怀愤怒之恶意而激起痛苦。于追求苦尽的修行者,我们无法以放逸时独享快乐作为修行的终点。

放逸的心,沉溺在善与恶,快乐与痛苦的潮流中,不得停歇。

让我们关注心不放逸。

心不放逸时,心是集中的,专注的。或许你可以这样了解不放逸,你可以回想起,在教室认真听讲,在茶舍专注喝茶,观察着穿过乌云的圆月,或者你用心地读这篇文字,那时的你是集中的,专注的,那时的你已是不放逸。

你可以基于对「聚精会神」的体会来理解不放逸,集中此心便是不放逸。

不放逸,不是神秘境界,是世间你我常有的心的状态,并非难得。佛说的修学是朴素而有效的,你应知晓。进一步的说,不放逸,便是佛说「止观」中的「止」。这一点,或以后展开来说。

我们可以回想起我们曾经的不放逸,我们确实在现在就可以达到不放逸,心集中,聚精会神,得到平静。

心不放逸,你不再体验非身体因素的感受,心的感受,即前文所说因善意与恶意激发的感受。在你心不放逸时,你不再体验愤怒与担忧激发的苦受,也不再体验欢喜激发的乐受。

然而,心不放逸时,你还会体验身体因素的感受,如身体的愉悦与病痛。

于此,心不放逸时你可以体验到身苦,不会体验到心苦,或者说心不放逸时离于心苦。

集中精神,专注,你已经是不放逸,这并非难事,这是你常有的状态,只是你不知晓这就是心不放逸。

心不放逸的你,超越心的感受,不为心的感受侵袭,得以平静。

心不放逸,你不再发生善意与恶意,你没有意图。不放逸的你,不会心怀恶意与善意,你是那样平静的生活着。

欢喜与憎恶是冲动的,迷乱的。你在不放逸时,离于善意与恶意,这不等同于无事可做地枯坐在那里,人可以没有意图的行动,清醒的有所作为。没有善意,也不是说人是麻木的,人没有善意,仍然可以帮助他人,只是内心没有善意的在帮助他人。你需要完全的认知不放逸。

在并不难得的不放逸时,我们隔离于心的感受,不再发生恶意与善意。我并不贬低善意与快乐,但是就人的内心而言,善恶,苦乐在放逸时是对等的。如果我们期望超越苦与恶意,我们无法在放逸时实现,我们只有在不放逸时,超越心的苦乐与善恶,一并超越苦乐,才有对苦受的完全超越。

我们应集中心,不要放逸,这是对苦受的超越。当你在体验苦受时候,集中心,不放逸,你得以离于苦受,得以平静。当你已经专注时,那就保持专注,保持心不放逸。当你从专注中松懈落到涣散时,尽快的回到专注中去。这是心的平衡,是心的修行。

不放逸时的你,已然平静,这并不难得,你在往日曾经获得。我们在不放逸中获得平静,虽然这不是修行的终点。

在这世间,我们依于不放逸得以离于苦受,但却难以始终离于苦受,心易重新陷入迷乱之中,盲目地发生恶意,苦受缠身。我们在这世间,依着这身体,心难以始终保持平衡,心不能够始终在不放逸中,心会失去专注,这是世间的现实。不放逸,是我们在世间获得平静的暂时住处。

世人不仅有这一世,从不能穷尽的起初开始,我们身处轮回,一世又一世,这一世之后,未能解脱的世人还有未来的世间轮回。于是,世人不仅面对着此生的痛苦,在未来的生活中,亦不能免于痛苦之缠绕。若轮回不止,未来苦受亦是不能终止。如此,暂时的不放逸获得暂时的安定,这不是修行的终点,暂时的平静,只是暂时的解脱。我们需要继续前行,但此时的心不放逸,此时的专注是你在修行途中的落脚点。在世间,我们努力保持不放逸来对抗恶意与痛苦。

轮回

那么,在轮回之世间生活的我们,能否基于学习与修行而实现,在这世间永远的保持心不放逸,永离于心的苦受呢?

答案是无法实现。

有身,在世间轮回的我们,不能够永在不放逸中,我们无法始终保持专注,总会重新陷入放逸,为感受所缠绕,发生恶意或善意。原因在于,我在这轮回之中,始终的不能离开这身体。这身体在过去消亡,此生又再生;这身体在此生消亡,未来又再生。这身体如同平衡的破坏器,让我不能始终生活在平静中。无法离开这身体的我心,在轮回生活中依于不放逸,得到暂时平静,却不能够永不放逸,无法永离于心的苦受。

如同抛向空中的皮球终将落地,世人不能够始终保持在不放逸,有身之人不能够始终平静。

依于此身之我,不能免于涣散与迷乱,不能免于感受扰动,不能免于善与恶。有身之人,心不离苦。

有身之我,始终不能够完全的解脱。

只有超越身体,在超越有身的轮回之后,在未来,我才能得以实现永远的不放逸,永远的离于苦受。

在此处先描述轮回的形式。

轮回是这样的。我心是一,此身是一。无始以来,我取著此身。在一世中,此身再生、生长而消亡,我心攀援此身,我有着这一世的生活,此身消亡,这一世的生活终结。此身在此世消亡,又在下一世再生,我心依然攀援此身,有着下一世的生活。如此,有身之我,生而有死,死而再生,在无穷的世间生活,这便是轮回。

超越轮回是这样的。在此生,有身之我于此生活,此身终有消亡,此身在此生消亡后不再生,不在下一世生起,我心得以解脱,我得以解脱。在未来,没有身体的我,只在不放逸,没有放逸,永远的离于心的感受与身体的感受,不再有善意与恶意,那是完全的不放逸,是永远的平静。

在这篇文字里,心就是我,我就是心。非常确认的是,佛陀说法与否定「我」无关。就这一点,或许我会在后面详细解说。

对于成就者的未来,我知道的不多,只是知道那未来是永远的平静,在世间无法达到的永远平静。

这意味着,不能在轮回中成就苦尽的修行者,可以在超越轮回之后获得永恒的平静,那便是苦的终结。

有轮回,不离于苦。

于是,我们有了一条达于苦的终极道路:终结轮回。

我们并不能停留在轮回的世间中得到苦的终结,我们能够做的是,超越世间的无休止反复,在超越轮回之后的未来得到苦的终结。

那么,如何超越轮回,身不再生?

认知

让我们在不放逸中,继续思考,认真的用心的思考。

此身再生,有苦生。

轮回起伏,此身一世消散,再生于下一世,此身的再生有其缘由:我心取著于此身,而有色身的再生。

取著,是系缚,束缚,缠绕,攀援,是凡人的内在行为。我心取著着我的色身,是如同手握着某物的动作。取著,是我的行为,是我心,实体意义的,对身体的系缚动作。我,取著着我的身体,这便是世人的现实。

世人皆有取著,心取著此身。那色身在这一世消亡,只要在此世色身消亡之时,我还在取著我身,那色身就会在下一世再生。

取著者,有轮回。

有取著,而有再生,这是再生的机制。

此前我已经认知到,有轮回,不能离于苦。现在我又认知到,我取著色身,有轮回。

终于,我认知到,有取著,有苦。

当我认知到,取著而有苦时,我知道了这取著的过患后,我就不再去取著色身。

我知道取著这色身的过患而不再去取著这色身,了解到一种行为的坏处就不再继续此种行为,便是如此平常。

我不再取著这色身,这色身在此世消亡就不能再生,我不再轮回。在未来,我心跃出轮回,我的心会永在平静之中,苦得以终结。

取著散,轮回止,苦尽。

有所认知,而有所不为,这便是慧解脱的实现。这是永远的超越,解脱。

这里的认知,是在此心不放逸时的思考到,洞察到,认识到,是认真的、专注的想到。

你应记得,在精神不集中时,思绪横飞,那只有内心语句的意识,是六种触/印象的一种。当你集中精神,聚精会神的时候,你发生平静的、用心的、认真的思考到,洞察到与认知到。你真正的用心的认知到,这就是佛陀所说「观」。世人,日常有「观」,有认知到,这并非神奇的心灵体验。

观,是心不放逸时,心平静时,心是「止」时的,内心认知到。

当心是平静,我认知到:此心取著此色,不离于苦,有此认知时,我不再取著于色。

不过,在成就者的此生,此心虽已不再取著色身,但现实是此心还依于此身,此种现实会造成,即便是成就者,他在最后一世与常人无二地仍然可以陷入放逸中,他还是会在放逸时怀有恶意,体验痛苦。但是,这已经是他的最后一生,对于成就者来说,没有体验的痛苦,比起曾经体验的痛苦,好比是大海中一滴水,这余下一生未曾体验的痛苦是有限的,不论是身体与心的痛苦。于此,成就者可以被认为,他的苦已经得到终结。

成就者

不再取著身体的成就者,在无始以来的轮回之中,只有这余下一生。在这余下一生,并非一定没有坏的感受。但在这余下一生,成就者能够经历的感受,始终是有限的,比起轮回历史所体验到的感受,如七粒石子与喜马拉雅的比较,少之又少,微不足道。

成就者在这余下一生,依旧可以体验好或坏的感受,可以是身体的感受,比如病痛,也可以是坏的行为带来的坏的感受,比如忧虑带来的忧虑之苦受。

成就者,不再有下一生。在未来,成就者永离于苦受。

成就者还要面对余生苦受的问题,成就者还会有放逸,有迷乱,有恶行,且体验恶行带来的坏的感受。这些,都是在余生,有限的时间里的有限发生。

成就者,会去到不放逸,心得以平静,这是成就者在当生的安住,这是防护与自制。在余下的这一生中,他会努力保持不放逸,

在此生,在这最后一生,成就者,选择自制与守护,走过轮回最后的路途。他在不平静中平静地行,如明月穿行于乌云。

未体验的感受与轮回的走向

此处说明轮回之走向机制。

上文讲到,轮回因取著而有。轮回之世间,即世人在轮回中生活的世间大体分为三处:天界,人间,地狱。人间居其中,天界生活的世人会少些身体病痛,在地狱会多些身体病痛,大抵如此。或有更多层次轮回世间,不是我所关心的。

那么,因取著而有的轮回,在此世消亡之时是如何选择未来的世间呢?

我们回到感受。过往恶意激起苦受,在当生没有被完全体验,就存在未被体验的部分,过往善意激起的乐受同样如此。这过往不仅是当生的历史,也包括轮回的前世历史。

人之将死,(因过往善意而激发)没有被体验的好的感受,与,(因过往恶意而激发)没有被体验的坏的感受,相衡量,若前后两者相当,此人留在人间;若前者超出后者较多,未被体验乐受多者升入天界;若后者超出前者较多,未被体验苦受多者沦落地狱。

这是轮回的天平法则,天平的两端是,没有被体验的乐受与没有被体验的苦受。

成就者,不再被此法则束缚,因那成就者不再生了。

阿含本义

佛陀所有说法,始终围绕着两大问题来展开:

一、在未来如何实现苦的不再生

有身之我,在轮回之中,不能离苦。

心不放逸时,我认知到,我取著这色身,有苦的发生。当我认知到时,我不再取著这色身。于此,此生是最后的一生,未来色不再生,苦尽。这是未来的苦的根除。

心不放逸,平静时的想到,认知到,观察到,就是,观。

二、在当生如何实现暂时的离于苦

在这最后一生,有身之我还要体验这最后的有限的苦。当我心不放逸时,我可以得到暂时平静,暂时离于心的痛苦与恶意。我会努力保持着平静,虽然不能免于重新陷入痛苦,但这余下的痛苦已是有限。

不放逸,专注,集中心,就是止。

平静,高于,心的快乐。

这是当生的苦的隔离。

止与观,都是世人曾经有过的经验,只是世人不知那是止,世人没有如佛陀那样观。

这便是佛陀曾经走过的道路。

羽生

深圳

12/10/2019 8:15:22 PM


本文由 玫瑰教父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44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