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物霍洛维茨:在硅谷唱Rap的风险投资家

米花 发表 于:8年前 浏览量:264

在硅谷,天才的程序员一向把自己视为“黑客”,连比尔.盖茨也不例外。创业教父、哈佛大学计算博士格雷厄姆说:“桀骜不逊的‘黑客’们相信,他们可以用计算机创造美和艺术,而且不必拘泥于一格。”

但这份“随心所欲”,发生在一个风险投资家的身上,还是让华尔街侧目。“把商学院课程和书本都扔出窗外,”霍洛维茨公开说,“听听说唱音乐吧。”

现在,他的博客越来越火。

打开霍洛维茨最新一篇博客《互联网的未来》的链接,一段激越的鼓点和歌声响起。这是“王子”乐队的《未来》,歌中唱到:“我已经看到了未来,它已经到来。”

之后,人们就能看到霍洛维茨清晰地讲述“未来的互联网世界会是怎样?”他说:“目前主要的技术平台,将只会持续25到30年。比如大型机、数据库或者个人电脑,最终都会消失。”

“这真是奇妙的感受,”杰克森.李说,“那些嘻哈歌曲,让人身临其境,就算不同行业的人,也完全能读懂。”

事实上,霍洛维茨在硅谷可谓鼎鼎大名。他和马克.安德森(Marc Andreessen)联合创立的风险基金安德森-霍洛维茨(Andreessen Horowitz),已经先后投资了Groupon、Skype、Zynga、Foursquare和Facebook等90多家公司。

从安德森创立网景开始,霍洛维茨就一直和他共同奋斗。安德森是网景创始人,霍洛维茨则为他设计了网景的第一个局域网络。

如今,Facebook的马克.扎克伯格、Zynga的马克.平卡斯还有众多的硅谷创业者,都很乐意向两位请教。

有趣的是,霍洛维茨即便在教后辈解决“企业家和董事会”冲突时,也会用上rap。一次,一位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投资的公司的CEO与一位傲慢的董事会成员发生了冲突,霍洛维茨认为那位CEO过于恭敬,有必要表现出自己强硬的一面。于是,他给那位CEO听了一首名为《对他尖叫》的说唱歌曲,歌者是the Game乐队。这首歌词如此咄咄逼人,以至于没法刊登在任何一家大众出版物上。“我不保证我对歌曲的解释完全正确,但是CEO打来电话告诉我,他每天都在听那首歌,一切都变得好起来了。”霍洛维茨说。

“伙计,我们为什么在这儿?”

霍洛维茨1966年出生于伦敦,在加州长大。

他在硅谷的成名之作,就是创立Loudcloud公司,为福特汽车、耐克、新闻集团等公司提供网络基础服务。

Loudcloud公司也是霍洛维茨和安德森一起创立的。但是这一次是由霍洛维茨执掌。

1999年,当霍洛维茨为Loudcloud融到第一轮投资后,就去拜访投资公司。作为创始人CEO,“我非常高兴能见到财务支持者,并谈了很多关于如何合作创建一家伟大公司的话题。那股高兴劲儿,直到遇到了一个问题才瞬间消失。”他后来回忆说。

当一个高级合伙人问霍洛维茨:“你什么时候,才能成为一位真正的CEO”时,他

当时就傻了——“这个问题,远远超出了我的回答范围。”

“我当时都快要窒息了,”霍洛维茨说:“他不但把我CEO的身份彻底破坏了,更糟糕的是,他让我感觉确实都是真的——我没有那些CEO能力,我什么称职的事情都没做过。我是创始人CEO,不是职业CEO。我似乎听到了身后那个预示着我马上就要滚蛋的钟,在滴答滴答作响。”

“我能够很快胜任我的工作,并尽快建起客户网络吗?还是会很快失去这家公司?”就这样,霍洛维茨被这些问题折磨了好几个月。

幸运的是,霍洛维茨运营的Loudcloud增长良好。2002年,他开始将Loudcloud成功转型成为Opsware。直到2007年惠普花费了16亿美元收购了该公司。

但霍洛维茨的困惑并未减少。“那段时间,最大的投资人经常在我的团队面前叫我‘冒牌CEO’。”这让霍洛维茨非常恼火:“我曾跟他说,你这是什么意思?”并希望投资人能给他点面子。

结果,投资人反而得寸进尺,教训起他来:“CEO应该是能够设计一个庞大组织的人,应该是能维护客户关系的人,是每时每刻都清楚他们正在做的事的人。你是吗?”

此后,霍洛维茨和安德森经常探讨一个问题,“为什么我们作为创始人,却必须向那些永远持有怀疑态度的投资人,证明我们能够带动公司发展?”

“我们明明创建了自己的公司,他们却不认为我们已经在运营这个公司。”最后,两人决定干脆自己成立一个风险投资公司。“这就是安德森-霍洛维茨的由来。”

当回忆起自己为什么会在硅谷创业时,霍洛维茨用上了南方脏口歌手“流浪者合唱团”的成名曲《教堂》:“伙计,你有没想过?我们为什么在这儿?这一切有什么意义?”

“很多人都喜欢不停地问我和安德森,你们为什么能融到这么多钱?我觉得,那就得回到事物的原点,看看这一切是怎么发生的?”

2009年,当霍洛维茨和安德森成立风险投资基金时,正值金融危机。但这丝毫没有阻挡住的投资者热情。第一轮融资计划为2亿5千万,但结果一下就达到了3亿美元。

LinkedIn创始人雷德.霍夫曼和PayPal前CEO施尔霍夫曼,都参与了基金的投资。他们说:“霍洛维茨和安德森,总是试图做一些具有创新性的事情,而我们也喜欢这种做事的方式。”

“我并不这么认为”

霍洛维茨和安德森都认为“软件正在吞噬世界。”从媒体到金融服务,再到医疗保健,一个又一个的行业在被互联网的崛起,以及智能手机、平板电脑和其他电子设备的流行所毁灭。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则在全力加速这一数字化“消化”过程,并从中获利。

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不仅会参与大规模的交易,同时也会投资一些小企业。前者包括对Skype总额5000万美元的投资(该公司已被微软收购),后者则包括移动游戏开发商TinyCo等公司。除此之外,该基金还入股了多家大型社交网络公司,包括Twitter、Facebook和Foursquare。在此过程中,它还吸引了一些声名显赫的支持者,例如好莱坞“超级经纪人”迈克尔.奥维茨和美国前财长萨默斯。萨默斯在会见了很多家风险投资商之后选择了安德森-霍洛维茨。“我喜欢霍洛维茨选的歌。”他说。

不过,部分竞争对手认为,由于大举入股Facebook等相对成熟的企业,安德森.霍洛维茨更像是私募股权投资公司,而非创业企业孵化器——而且,这也推动了科技企业估值泡沫的形成。“他们的行为,不利于长期发展。”一名与之存在竞争关系的风险投资家抱怨道。

但霍洛维茨却对这些批评不以为然。“这些‘成长性’投资仍然很有意义,因为科技行业正在经历深刻的变革,这就意味着一些规模相对较大的企业,同样可以实现数倍于当前规模的增长。”例如Skype被微软斥资85亿美元收购,就为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带来了超过3倍的投资回报。霍洛维茨认为,那些担心社交媒体公司估值过高的人,仍然活在互联网泡沫的阴影中不能自拔,无法看清科技行业自那以后发生的变化。

对那些声称硅谷正处在另一场泡沫之中,并且称他的大举投资助长了泡沫膨胀的批评,霍洛维茨有一个简单的回应。那就是一首LL Cool J的歌曲《回到加州》。

歌词里写道,我将回到加州,但我并不这么认为。“完全是这样,‘我并不这么认为’,这就是我对那些有关泡沫言论的看法。”霍洛维茨说。

本霍洛维茨(右)和马克安德森

“它只能让我更坚强”

霍洛维茨和安德森的合作,还在硅谷引发了一种全新而大胆的创业模式。多数风险投资公司都会聘请内部的少数骨干招聘和营销专家为创业企业提供咨询。而员工总数为36人的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却采取了不同的方法:除了6名普通合伙人外,该公司还招聘了一些在特定领域拥有专长的管理人员,包括11名招聘专家。

霍洛维茨表示,这种安排的灵感,来自于好莱坞超级经纪人奥维茨此前运营的Creative Artist Agency公司。与之类似的好莱坞经纪公司,都会花费大量时间培养导演和电影明星,并帮助他们找工作。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也希望采取同样的方式,来自己培养科技人才,并希望他们有朝一日能够为该公司所投资的企业所用。

这种做法,也反映了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坚定信念:当今的很多创业企业,由于迷信互联网足以为他们带来可观的市场,因此忽略了对销售和营销的投资,从而破坏了自身的前景。

霍洛维茨表示,他真正希望资助的是“全面的企业”,也就是那些在各个领域都出类拔萃,而非仅有一技之长的企业。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的团队将对创业企业提供建议和指导,帮助他们达成这一目标。

“为什么安德森-霍洛维茨基金风险基金,更青睐创始人而不是雇佣的执行官?当运营公司时遇到了困难,如何解释人们对自己一手创造的东西总是更在乎,而外人则更在乎钱这个微妙的理由呢?”在培训时,创业者提出这样的问题。

霍洛维茨想到了Rakim 的歌曲《跟随领袖》,“你只是一个租来的艺人/你的韵脚,只是果粒橙/我会在这里褪色,看你像一个叛徒那样翻转。”

很多时候,听到歌声后,人们的表情一下子由困惑变得豁然开朗。“因为这是Rakim,几乎是有史以来最伟大的说唱,他可能只需要两三句词就抓住了人心。但我就必须花三页纸,来解释这些商业规则和秘密。”霍洛维茨说。

霍洛维茨不断地引入说唱音乐,以便把自己的商业哲学完美简单地阐述清楚。这其中包括应该怎样解雇高管,为什么公司创始人总是比外来的行政总管更善于经营公司,怎样在难搞的董事会成员面前抬起头来等等。

“所有的管理类书籍都是这样:就是假设你该如何设定目标,你该如何建立一个组织结构图,但那只是管理学中最容易的部分。”霍洛维茨说,“真正困难的部分是你的感觉,说唱音乐帮助我用情感连接思考。”

“大多数的说唱歌曲都与商业有关,无论是毒品生意,音乐产业,或是职业道德。”美国科罗拉多大学博尔德分校的副教授亚当布拉德利说。他的研究方向是美国黑人文学,著作有《书韵:嘻哈音乐的诗性》与《说唱音乐文集》。“事实就是,说唱是一种最直接的抒情方式,比其他任何一种音乐都要直抒胸臆,因为它强调语言上的表达多于旋律与和声。”布拉德利教授说。

“人们认为说唱歌词里只有金钱,女人,地位和可卡因,但其实更为普遍的主题是领导、协作和浮华背后的脆弱性,而这都与商业有关。”霍洛维茨说。

上个世纪80年代,霍洛维茨还是伯克利中学橄榄球队员时,就发现了说唱音乐的这种特点。那个时候,他是球队中少数几个白人球员之一,在黑人队员潜移默化的影响下,他对说唱音乐有了初步认识。

当他成为首席执行官后,霍洛维茨就开始用歌词表达观点,舒缓节奏。

例如,当面对Opsware公司16亿美元的出售计划面临终止时,该如何缓解压力呢?听听Kanye West的歌曲《更强》吧:“既然这不能杀死我/它只能让我更坚强/我需要你现在快点/因为我不能等待更长时间/我知道我必须恢复正常/因为我不能更错了。”

亚当布拉德利认为,霍洛维茨对说唱音乐的应用,连接了两种很少联系的文化。

根据美国劳动统计局的数字,从事计算机方面工作的非裔美国人,只占此行业总人数的6.7%,他们在硅谷的代表企业家,则更是少之又少。去年秋天,当霍洛维茨为国会黑人核心小组演讲时就专门谈到:“互联网是怎样将不同的文化联系在一起,以及非裔美国人在社会化媒体与移动通信技术中所发挥的作用。”

现在,他似乎找到了一个有效的证明。

杰克森.李说:“霍洛维茨的博客,是一个吸引许多外行人士眼球的地方。人们读了他的博客,会有一种自己在硅谷也有一席之地的感觉。”

(本文来源:外滩画报 )

本文由 米花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94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