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学3.5 下坡路和上坡路,也许就在一念之间

标签:大学之道 老农 发表 于:3年前 浏览量:538

子曰:“周监于二代,郁郁乎文哉!吾从周。”
孔子说:“周礼是借鉴于夏礼和殷礼,并在夏礼和殷礼的基础上演变发展而建立起来的,多么丰富多彩啊!我遵从周礼。”
  明末大思想家王夫之《诗广传》说:“夏尚忠,忠以用性;殷尚质,质以用才;周尚文,文以用情。”这是开篇论《关雎》里讲的话。孔子确实是特别喜爱《诗经》,在抒发感情的方面,丰富多彩,让孔子陶醉,所以“郁郁乎!”。

子入太庙,每事问。或曰:“孰谓鄹人之子知礼乎?入太庙,每事问。”子闻之,曰:“是礼也。”
太庙:君主的祖庙。鲁国太庙,即祭祀周公旦的庙。鄹(zōu):鲁国地名,又写作“陬”,在今山东曲阜附近。“鄹人之子”指孔子。
孔子进了太庙对各种规矩都不厌其烦的请教,有人嘲笑他无知,孔子听到了,回答:“这就是礼的精神”。
在孔子那个年代,上层社会特别重视祭祀一类的活动,有很多繁琐的规矩,需要有专家去主持和指导的。孔子认为“礼”是六艺之一,君子必备技能。这也相当于孔子的招牌了。有人砸孔子的招牌,孔子并不生气,只是解释了一下,大概当时主持人不是他,但他又特别好学,所以每个礼仪的知识都好奇的问个不停。
  文化是需要传承的,每到了重大的祭祀场合,所有参与的人都应该恭恭敬敬的遵守每个“礼”的仪式,并且知道每个动作要表达的意义,即便自己原来懂了,也谦虚的重复再重复,这样“礼”就会深入人心,通过这种外表的行为感化内心,文化也就这样传承下去了。所以孔子说:“是礼也”。
  这种“每事问”的精神,对于我们个人的修养特别重要。例如加入一家企业,刚开始还小心翼翼、规规矩矩的,时间长了就觉得自己工作都上手了,环境都熟悉了,然后傲慢心就上来了,跟同事交往就没规矩了,对待上级领导,觉得已经很熟悉了也开始不拘小节了。 这都是修为不够,人一旦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事业和人缘就会开始走下坡路,其中原因也许就在一念之间,你忘记了孔子“每事问”的礼的精神。

子曰:“射不主皮,为力不同科,古之道也。”
孔子说:“射箭不讲究穿透皮靶子,因为每个人的力气不一样,这是古时候射箭的道理。”
从内容来看是讲射箭,其实是讲做人。当时社会礼崩乐坏,人心开始放纵,老祖宗的规矩也不守了,有钱人都在追求穷奢极欲,射箭本来是上层人士的一项技艺,但估计当时的人都追求谁力气大,谁能把箭靶子射穿了谁厉害。
  几年前, 郭美美炫富事件轰动一时。炫富的结局是:风华正茂的青春年华却要蹲5年监狱。
  西晋晋武帝时期,石崇是个出名的富二代官二代,一家人都是达官显贵,自己又才华横溢,玉树临风。在当时差不多类似京城四大才子、国民老公这样的角色。和王恺斗富,石崇“以蜡代薪”、“作锦步障五十里”,宴席间,美女劝酒,客人不饮,即斩美女。
  这都是人心不古,有点成就,有点财富就嚣张得不得了。不敬畏“古之道”,那就是不敬畏现在的社会人心,下场都好不了,石崇最后惨遭灭族,所有财富也灰飞烟灭了。

子贡欲去告朔之饩(xì)羊,子曰:“赐也!尔爱其羊,我爱其礼。”
子贡想把每月在庙告朔所宰的羊也去了。孔子说:“赐呀!你爱惜那一羊,我爱那礼呀。”
朔,农历每月初一。按照周朝遗留的传统,诸侯每逢初一,便杀一只活羊祭于庙,然后回到朝廷听政。这祭庙叫做“告朔”,到子贡的时候,每月初一,鲁君不但不按照规矩亲临祖庙,而且也不听政,只是杀一只活羊敷衍一下。所以子贡认为干脆连羊也不杀。孔子却认为尽管只有形式,也比什么也不留好。
  对于我们的启示,这叫千里之提溃于蚁穴,要想成就大业,哪怕一点点的疏忽都要不得,例如生意往来,隆重的接见一个重要的企业家,临别要不要跟对方的秘书握手?这种礼节就是可有可无的,结果就这么一点可有可无的小细节,不握手,给人家秘书的印象就是你这人傲慢,秘书再给老板一吹风,几千万的合同就在可有可无之间消失了。

返回《论语五谷杂粮》


本文由 老农发表。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ihua.net/list/0/2027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昵称:

最新评论共有1条评论

  • 2017-07-26 18:24:23

    孔子的魅力无穷!

猜你喜欢

最近更新